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摸鱼产物,悄悄咪咪塞一把刀【白鹊段子】

“你还记得他吗?”

他坐在我对面,勾着头从喉咙深处发出沙哑的笑声,似嘲弄,又似解脱。咖啡的热气晕开他挑染的那一缕白发,他的脸色仿佛从未好过,永远都是那么一抹青灰染在他的面颊上,透着病态的疯狂。

老实说,他长得很好看,五官立体,眼眶深邃。特别是那一双翡翠般通透的眼睛,细碎的星光布满了眼角,仿佛里面倒映着夏夜独有的繁盛星河。

但是他阖上了眼睛,紧抿的唇间带着颓唐,只剩下揉搓着苦痛的眉目紧紧皱在一起,像下一秒就要无声无息的消融在天地间。

我顿了顿,想再问一遍的问题被他悲哀的神情封在了嘴里。我默默搅了搅桌上带着漂亮拉花的拿铁,直到拉花被破坏殆尽,他也还是笑着,却什么也没回答。

“…他死了。”

他终于笑够了,抬头看着我,眼里是少有的悲恸。让我不忍心再继续用探究的眼神扫视他的每一寸皮肤。

“所以我理应忘记他。”

【白鹊脑洞/恐怖向(?)】第七夜(别找了真的直接第七夜了)

#因为快高三了直接被下了断网令想着直接结了局吧……#

#ooc严重#

#跪#

扁鹊对着镜子微笑。

今晚天气很好,沉重的厚云起伏着漫过了天际,一滴月光也未漏,浓稠的像是李白黏腻的情话。扁鹊用手指勾了勾颈间的围巾,不满的皱了皱眉。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在意过自己的外表了,但是今晚不同。

今晚,他将与李白久违的相见。

今晚,他将与李白久违的共舞。

今晚,他将与李白,久违的,永远的,拥抱。

扁鹊抚上镜子,像李白曾经无数次那样,用指腹触碰自己不知何时翘起的唇瓣。他擦拭了一遍又一遍那片冰凉坚硬的镜片,魔怔了似的,一遍又一遍,摩挲着那片僵硬的皮肤。

他爱李白吗?

当然。

扁鹊咧着嘴朝着镜子行了个谢幕礼,镜中的双腿上仿佛已是横溢着腐烂的血肉,尖刀上起舞着的他,握惯了了手术刀的手纤细修长,扭曲的指节每一个都微笑着,欣喜着,一如那雨水里泥土腥臭的气息。

轻巧的迈着步伐,他像是一个等待王子利剑的巨龙,等待那把滚烫的,在恐惧和泪水中洗涤出的利剑,一点一点的割下他的头颅。

低哑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爬出,混杂着翡翠和皎月的光亮。他是如此的喜悦!今晚,他将死亡!与他可爱的爱人,共赴死亡!笑容堆上了他的嘴角,他突然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从目睹李白的死亡,到迎接自己的死亡。

他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雀跃,像是在沼泽里挣扎了许久的鱼,终于因窒息而解脱。连浮上泥潭的最后一个泡沫也抹上了初阳一般的欣喜。

我爱你。

靠着冰凉的金属门,他苍白的指节轻扣着门板,打着李白最爱的那首歌的节奏,透着些急躁。门铃迟迟未响起,他鼻尖却一直萦绕着一股腐烂的酒香。

我爱你。

扭身握上把手,门外是他等待已久的爱人。

“……李白”

他喃喃,用手捂住心口跃动的心脏。

“来接我吧……”

啊……那个拥抱……

他闭上双眼,埋进了那个冰凉的,透着雨水和泥土气息的拥抱。

“小医生……”

扁鹊抚上李白沾染着血污的短发,已然不复往日柔软。耳边呢喃的声音冰凉,却又像一团火焰,他仿佛置身于烈火中,燃烧殆尽。

李白还是笑着,唇边的弧度一丝也没变。布满剑茧的手却颤抖着,海一样的眼里倒映着扁鹊放松的笑脸。他的肢体已经僵硬了太久,他的动作已经迟缓了太多,但就像他一样,他爱他。







“我其实……把鞋子……换成复活甲了……”

“我可去你妈的李太白!”

不奶,滚
好羡慕吸猫体质的人啊
为什么我手上有小鱼干也不吸猫啊

跟风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鹊肉/16】迷之脱颖而出的16学步车

居然翻车了

好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97092615319228&vid=5663749588&extparam=&from=1074095010&wm=9847_0002&ip=117.29.72.251

以上在这里

我居然翻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居然已经100个关注了惊恐无比
来啊造作啊点白鹊肉梗啊超开心
来自空巢老人的关爱↑
已经占t抱歉【跪】

【白鹊脑洞/恐怖向】第三夜

#大概ooc#
#幼稚园文笔慎#

他看不见,扁鹊什么也看不见。

粘稠如沼泽一般的黑暗蔓延在整个视野里,他只能奔跑着,妄图甩开如附骨之蛆一般的阴冷。

似乎有着谁的音容笑貌在眼前上演,走马灯一般,嬉笑着的,愤懑着的,悲哀着的,一幕幕循环播放。到极力瞪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剩下一片悲哀在原地发酵,膨胀,然后消亡。

恍惚看见三月初阳里有谁的笑意比桃花还盛,又好像嗅见有谁的气息比陈酿还使人醉心。扁鹊不知道,他也抓不住,他仿佛只剩下腿在不停的向前跑着,即使没有道路,没有尽头。

消失吧,就这样消失吧。

有人在他的耳边笑着,轻轻的拉扯着他的衣角,柔软得像是江南水乡里的吴侬软语。

就在这里吧,你还想到哪里去呢?

融化了的黑暗粘住扁鹊的关节,缠绵,撕扯,那一瞬间的疲惫像是曾经无数个与狼共舞的夜晚,赤着脚踏在尖刀上,鲜血淋漓,却依然溺沉在欲望的深海里,无法脱身,直至死亡。

冰凉的手搂住扁鹊的脖颈,蛇鳞一般的指甲刮过后脑。

那里,已经没有人在等你了啊。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扁鹊猛的扎起,冷汗一滴滴渗进惊恐瞪大的双眼,钻心的疼像是要剖开眼睑。指尖是地砖冰凉的触感,他还靠在门背后,一寸也未动。

四周除了昏沉的月光,再无他物。与梦中一般的黑暗裹在扁鹊的身上,似乎无论他逃到哪里,在梦中或在现实,是生或是死,都挣脱不了那钻入了骨髓的蛆虫。

呆怔在原地,早已被泪痕凝固的脸面具一般的僵硬,扁鹊突然想起,自己又是一个人了。

没有人会再提醒他不要没日没夜的写病历,没有人会在他不小心睡着后给他披一件带着酒味的外衣,没有人会在下雨天小狗似得蹦哒着跑来送伞,也没有人会在梦境的那段等他,笑着说我担心你。

扁鹊魔怔了似的抚上门,他听见自己说

李白就在那里。

无论是生,是死。

耳边门铃似乎一直没有停过,从他伴着泪水撑不住眼皮,到他带着恐惧猛的惊醒。

仿佛一刻也未曾离去。

“李白……”

沙哑的声音在门缝里刮蹭过,像干涸了数百年的河床,支离破碎。

门铃依旧,却没有任何回应。

扁鹊倚靠在门上,温柔的将额头抵住门板。他知道李白就在外面,就算那股气息带着死亡的腐烂味,他也能闻到他身上特有的酒香,扁鹊笑了。

“拜托你了……”

“再……陪我四天吧……”

懒癌没救了没救了
论征服世界
先要征服铲屎官

【白鹊糖段子/作死向】七度扁鹊

#ooc极其严重#
#鬼知道这是什么系列#
#幼儿园文笔慎#

大学生白X校医鹊

李白犯胃疼了。

老疼老疼的那种。

只能靠窝成一团来减缓肚子里横冲直撞的顿痛。

这可以说是他一贯的老毛病,于李白来说,胃疼已经是和姑娘们的大姨妈一般的存在了。

每每都疼得想来一手从天而降的掌法,告诉自己的胃

他李白骨骼清奇,是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他李良辰最喜欢对那些自以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他有一百种方式让胃在体内生存不下去。

胃:???

这大概就是李白胃一直没好的原因。:-D

所以作为的室友韩信,尝尝这样告诫找他要李白电话的人:

“李白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而另一个室友刘邦又尝尝边给韩信编辫子边接嘴:

“这时最好用扁鹊老师牌的护垫哟~”

扁鹊觉得自己有一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他不仅要讲他还想写下来贴在李白的脑瓜子上。

李白个小兔崽子,扁鹊想起来就很气,不知道和他说了多少遍,少喝酒少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按时吃药,要多喝水。

然后开完药的第二天依旧能在校门外的大排档里看到李白雄赳赳的身影。

伟大的诸葛亮校长说过:

“智商太低会传染。”

扁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一次觉得那个一直骚扰玩火黑长直的人是那么的睿智。

李白的室友放眼望去,好像只有张良属于正常范围内,但是当上次在张良的书上看到镇压刺客狗五个大字时,扁鹊觉得再也不能相信表象了。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我大概是在个假学校当了个假校医跟了个假校长治了个假学生。

然而扁鹊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一如既往的帮李白揉按着肚子,扁·七度X间·鹊只能露出和善的微笑:)

“下次你再浪,浪不死你,浪浪浪你以为你浪里白条张顺呢?”

“我是浪里顺条李白……嘶!疼疼疼小医生……”

“好好的叫老师你个小兔崽子。”

“好嘛好嘛……”

李白盯着面前面色铁青但动作却轻柔无比的人,突然扎起来抱住扁鹊

“小医生,你知道吗?护垫……我爱用七度扁鹊♡”

“……”

李白,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