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白鹊】来一口夜宵吧

        等到秋叶落满山头,我就回来了。

        有谁在这么笑着,他瞪大了眼睛,却只能模糊看见那人的嘴唇张张合合,嘴角的弧度像是盈满了陈年的山桃酿,醉彻心扉的浓烈席卷着满山泼墨般的色彩,呼啸着带着一轮红日坠入深渊,他伏在地上,伸直了手臂,却摸不着,也够不到。

        不要往前走了。

        蜷曲的腿再无力往前挪动一步,指甲里也填满了腥红的泥土。

        求你了。

        嘶吼着的野兽将脸埋在土里,发出无力的呜咽。

        会死……的。
  

        扁鹊猛的坐起,大口气喘如脱了水的鱼,粘腻的汗液大片附在脑后,夜风掀起了一阵寒颤,带着深夜独有的恐惧和孤独翩然而至。
    

        他又做噩梦了。

        扁鹊抬眼,窗外站着望月的爱人回头揉了揉他的脑袋,天空般无机质的眼里映着落满山头的红叶。

        嘴角是扁鹊熟悉的微醺,连带着空气中都充满了酒气。他笑着开口,扑面而来的酒香如旧时一般醇厚,扁鹊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却像是听了许多遍似的,了然于心。

        别害怕,我已经回来了。

        屋外的秋风萧瑟而过,拂开了扁鹊入梦皱起的眉头,也拂开了窗外堆积的落叶。

        那座石碑依然在凌乱的叶堆里挺立着,三个苍劲的字在月光下仿佛勾勒着一个美好的幻境——李太白。




#总是刀鹊鹊是因为我爱他呀#
#不需要这种爱↑x#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