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白鹊糖/现代私设】任性的医生和假脑子的病人

#大概ooc#
#小学生文笔#

——我想把一切都献给你。

        扁鹊喜欢李白。
        没有原因,没有契机,也没有过程。
        就是……喜欢而已。
        他这么对自己说。

        扁鹊第一次见着李白是刚在医院上班的第三年,那时候扁鹊刚刚毕业,年轻气盛,听说有醉鬼在医院的桃花树下闹事,还从树上摔下来摔断了胳膊,扁鹊整个人都懵了,他完全想不出来,有谁会这么蠢得让人发慌。
        给李白接骨的时候,扁鹊还在想这样的智商真的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也许是扁鹊手法尚且稚嫩,李白在硬板凳上扭来扭去,嘴里小声的嘟囔着疼。
        扁鹊抬眼望了望李白,虽未说话,却也放轻了动作,冰凉修长的手指一圈一圈的绕过绷带,心跳在逐渐膨胀。
        一双好看的眼睛,扁鹊想。
        像是把碧湖上泛着磷光的水波尽数揉进了眼里,又像是融化了的小美人鱼尾巴尖上的泡沫,柔软的不可思议。
        于是扁鹊成了李白的主治医生。
        扁鹊也有了一个新的称呼,只有李白喊的称呼:
     “小医生。”
        随他叫吧,反正我也反抗过了。
     “小—医—生—”
        扁鹊看向安安稳稳坐在窗边晒太阳的李白,正大光明地掏出手机拍了张照。
    “小医生被我的帅气迷倒了吗?”
        过分的颜值,欠缺的智商。扁鹊撇了撇嘴,懒得理会笑嘻嘻的李白,只专心打量着刚拍的照片,照片里的李白被阳光融化了棱角,暖棕色的短发打着些小卷,上挑的眼里填满了猫一样的惬意。
    “小医生不要不理我嘛。”李白蹭到扁鹊身边,用尚且打着石膏的手在扁鹊眼前晃来晃去。
       “……”
        扁鹊发誓,这是他平生最快的手速,让他在一瞬间,举起手机拍下了李白的大脸,还略带双下巴。
        果然没有360度的男神存在啊。
        看着呆在眼前的李白,扁鹊莫名愉悦了起来。
    “这张做成表情包吧。”
    “啊?诶?等等等等?”
    “你看。”
    “——!已发送?发发发送到哪?”
    “由小护士组建的你的迷妹群。”
    “……”
       扁鹊觉得,眼前的李白可能坏掉了,毕竟一个健康的人是不可能那么生无可恋的。
       还是这样可爱,扁鹊理了理围巾,遮住不经意勾起的嘴角。毕竟,扁鹊还是讨厌健康的病人。
       扁鹊由衷的觉得,李白在的时间是他在医院最愉快的时间了。
       他也由衷的希望,李白的手能一直断着。
       然而作为一个医者,他不能拒绝给李白治疗换药,也不能把李白拉到树上让他再摔一次。
       啊真麻烦。任性的医生靠在木把椅上,墙上跳跃的秒针一遍一遍的告诉扁鹊李白快出院啦,城市这么大,出院了李白就浪飞啦。
       真他妈的混蛋。扁鹊捞起一支笔就往时钟砸去,笔骨碌碌的滚回地面,一圈又一圈地滚着,像极了一直在原地打转的扁鹊。一圈又一圈,不愿意离开原地一步,只想着等人找自己,拉起自己。
       真他妈的混蛋。
       扁鹊砸了砸嘴,心底的苦涩沿着他的喉管一点点爬上眼角,左胸腔里像是有一万根针在搅动,拉扯,仿佛不死不休。
       然而他难受有什么用呢?谁不知道李白那小混蛋比钢管还直,住院的时候来探病的小姑娘一个比一个水灵。就算自己在这里多愁善感,悲不自胜,也他娘的并没什么卵用。
       一次吧,就去找李白一次,说清楚了,死心了,他扁鹊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好好的当他的医生,好好的执行他给自己定下的人生计划。
       李白不在病房里。这个事实让急匆匆闯进病房的扁鹊有些愣神。但随后,眼前的景象让扁鹊没有机会愣神了。
       扁鹊有些哭笑不得,李白没在病房里没错,他小心翼翼地趴在病房外的树上,还一副铁了心要从树上跳下去的模样,完全又是一副表情包。
    “李白,下来。”
    “小医生你来啦!你等等我马上就好了。”
    “你下来!”
        扁鹊看着眼前瘪起嘴的李白,板着脸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蹬腿跳上窗户,趁着李白一脸懵逼,一把搂住李白摔回房间,摔得扁鹊整个人精神一震。
        妈的腰炸了。
    “小医生你没事吧!?”
    “你爬树上干嘛?”
    “你你你没事吧?”
    “不要转移话题。”
    “……”
        李白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蹦出一个字。
    “你想再断一次手吗?你是不是有个假脑子?”
    “我很快要出院了……”
    “然后想给自己留下点伤痕以示纪念?”
        李白一言不发,只是一昧地盯着自己床单上的褶皱。
    “说话。”
        扁鹊几乎要被气傻了,脸黑的比昨天刚出院的程咬金还黑。
    “那啥…我,我也就想在医院多呆一会…”
        李白突然抱住扁鹊。
    “毕竟我喜欢的人还没撩到手呢……”

        李白喜欢扁鹊。
        没有时间,没有条件,也没有上限。
        就是……喜欢而已。
        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我想拥有你的一切。
       
      
       


评论(26)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