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白鹊脑洞/恐怖向】第一夜(大概会有二二三四五六?)

#大概ooc#
#小学生文笔谨#

门铃在响。

叮咚叮咚的节奏,是他按门铃的习惯。

扁鹊捂着嘴躲在房门后,蜷着腿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翡翠一样的眼睛里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只剩下无尽的恐慌。

是李白回来了。扁鹊听得见李白在门外的笑声,和以往他们窝在一起瞎聊时没什么两样。

但扁鹊知道,已经有什么不同了。

今夜是第一夜。

庄周说过,只要他不开门,李白在头七之前是进不来的。

“小——医——生——”

平时带着笑的喊声明明是像晴空一样的明朗,可此时却渗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耳边仿佛能感觉到冰凉的吐气。

“开——门——呀——”

扁鹊的气息缭乱,拼命蜷缩却控制不住的发抖,暗色的围巾几乎被扁鹊揉搓成一块废布。李白的气息在门外游荡着,嘻嘻的笑声时远时近,扁鹊只能紧抿嘴唇,任由一阵苦涩涌上喉头。

李白是在出门帮扁鹊买药的时候死的。

扁鹊还记得那天自己站在窗边,看着李白挥舞着手中的药包轻巧的向自己小跑,看着李白对自己吊儿郎当的笑,然后看着李白飞出人行道,看着李白那张精致的脸被碾得支离破碎。

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跪坐在马路上,手里捧着李白的一块碎头骨,手指缝里还有些许脑浆。

门铃已经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撞击。

砰!砰!

一声,一声,碾在扁鹊的心上。

“小——医——生——!!!”

“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围巾已经被浸湿了,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的液体肆意横流在扁鹊的脸上,他已经憋不住喉咙里的哽咽。

要是,当时。

扁鹊的眼里涌出泪水。

去买药的是他自己就好了

评论(4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