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白鹊脑洞/恐怖向】第二夜

#大概ooc#

#婴儿文笔慎#

扁鹊还是背靠着门坐着,缩着膝盖,填满了战栗的瞳孔一瞬都不曾离开地面。

带着特殊节奏的门铃一下又一下的折磨着扁鹊疲惫的神经。

已经,是第二个夜晚了吗?

冷汗沿着扁鹊脸颊滴落。

李白离自己很近,很近,就在背后,他能感觉到那股阴冷的气息,还带着些许腐烂的泥土味,门缝里,夹层里,像一股毒气,蔓延在扁鹊的鼻头。

他听到李白笑了,轻轻的笑声仿佛之前李白在耳边轻声呢喃的情语。

李白曾经笑着和扁鹊说,我喜欢你。轻柔的笑意同现在一般无二,只是现在李白再也说不出我喜欢你了。

“小——医——生——”

扁鹊的瞳孔缩了缩,恐惧沿着扁鹊的气管充斥了整个鼻腔,在一瞬间屏息。

“我——看到你了哦——”

“开——门——呀——”

看到了?

扁鹊僵在原地,眼球不安的转动着,仿佛是脱了水的鱼,门铃越发急迫,李白还在笑着,嘻嘻嘿嘿的笑声不复往日的爽朗,只让扁鹊想起他破碎的头骨,迸溅的血液,以及,那一双被碾得看不出原型的眼珠。

那双湛蓝的眼珠,像湖水一样清澈。

扁鹊突然就想起,以往最爱干的事。

什么都不做,只静静的盯着李白的眼睛,看着上面慢慢浮现出自己的倒影。扁鹊觉得,或许这样他就会永远在李白的眼里留下痕迹,不会被抹去,也不会消失。

但是还是消失了。

“嘿嘿——小医生我和你开玩笑的嘛——”

李白又嘻嘻的笑起来。

“我没看到……因为嘛……”

“我没有眼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休止的笑声不断拍击着扁鹊脆弱的耳膜,像有一把刀,插进他的脖颈里,慢慢的钻动,研磨,然后挑开他的喉管,让他窒息。

不要。

扁鹊捂住耳朵。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李白,太白。

扁鹊咽下细碎的哽咽,被汗水浸染的头发糊在脸上,肋骨后像针扎一般的刺痛。

求你了。

眼泪砸在地上,撕扯着分离,又拼合在一起,映出扁鹊悲伤扭曲的面孔。

别说了。

他埋首蜷缩在角落,企图逃避门外游荡的执念,企图抛开脑海里一切关于李白的记忆,企图消失在这世间。

都是我的错。

扁鹊靠在门后,像以前李白拥抱他一样,紧紧的搂住自己颤抖的肩膀。

我的错。

本以为昨日已经干涸的眼泪混着豆大的汗水砸落,他终是忍不住嘶吼着哭出声。

太白……。

评论(7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