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白鹊脑洞/恐怖向(?)】第七夜(别找了真的直接第七夜了)

#因为快高三了直接被下了断网令想着直接结了局吧……#

#ooc严重#

#跪#

扁鹊对着镜子微笑。

今晚天气很好,沉重的厚云起伏着漫过了天际,一滴月光也未漏,浓稠的像是李白黏腻的情话。扁鹊用手指勾了勾颈间的围巾,不满的皱了皱眉。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在意过自己的外表了,但是今晚不同。

今晚,他将与李白久违的相见。

今晚,他将与李白久违的共舞。

今晚,他将与李白,久违的,永远的,拥抱。

扁鹊抚上镜子,像李白曾经无数次那样,用指腹触碰自己不知何时翘起的唇瓣。他擦拭了一遍又一遍那片冰凉坚硬的镜片,魔怔了似的,一遍又一遍,摩挲着那片僵硬的皮肤。

他爱李白吗?

当然。

扁鹊咧着嘴朝着镜子行了个谢幕礼,镜中的双腿上仿佛已是横溢着腐烂的血肉,尖刀上起舞着的他,握惯了了手术刀的手纤细修长,扭曲的指节每一个都微笑着,欣喜着,一如那雨水里泥土腥臭的气息。

轻巧的迈着步伐,他像是一个等待王子利剑的巨龙,等待那把滚烫的,在恐惧和泪水中洗涤出的利剑,一点一点的割下他的头颅。

低哑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爬出,混杂着翡翠和皎月的光亮。他是如此的喜悦!今晚,他将死亡!与他可爱的爱人,共赴死亡!笑容堆上了他的嘴角,他突然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从目睹李白的死亡,到迎接自己的死亡。

他的内心是从未有过的雀跃,像是在沼泽里挣扎了许久的鱼,终于因窒息而解脱。连浮上泥潭的最后一个泡沫也抹上了初阳一般的欣喜。

我爱你。

靠着冰凉的金属门,他苍白的指节轻扣着门板,打着李白最爱的那首歌的节奏,透着些急躁。门铃迟迟未响起,他鼻尖却一直萦绕着一股腐烂的酒香。

我爱你。

扭身握上把手,门外是他等待已久的爱人。

“……李白”

他喃喃,用手捂住心口跃动的心脏。

“来接我吧……”

啊……那个拥抱……

他闭上双眼,埋进了那个冰凉的,透着雨水和泥土气息的拥抱。

“小医生……”

扁鹊抚上李白沾染着血污的短发,已然不复往日柔软。耳边呢喃的声音冰凉,却又像一团火焰,他仿佛置身于烈火中,燃烧殆尽。

李白还是笑着,唇边的弧度一丝也没变。布满剑茧的手却颤抖着,海一样的眼里倒映着扁鹊放松的笑脸。他的肢体已经僵硬了太久,他的动作已经迟缓了太多,但就像他一样,他爱他。







“我其实……把鞋子……换成复活甲了……”

“我可去你妈的李太白!”

评论(4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