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摸鱼产物,悄悄咪咪塞一把刀【白鹊段子】

“你还记得他吗?”

他坐在我对面,勾着头从喉咙深处发出沙哑的笑声,似嘲弄,又似解脱。咖啡的热气晕开他挑染的那一缕白发,他的脸色仿佛从未好过,永远都是那么一抹青灰染在他的面颊上,透着病态的疯狂。

老实说,他长得很好看,五官立体,眼眶深邃。特别是那一双翡翠般通透的眼睛,细碎的星光布满了眼角,仿佛里面倒映着夏夜独有的繁盛星河。

但是他阖上了眼睛,紧抿的唇间带着颓唐,只剩下揉搓着苦痛的眉目紧紧皱在一起,像下一秒就要无声无息的消融在天地间。

我顿了顿,想再问一遍的问题被他悲哀的神情封在了嘴里。我默默搅了搅桌上带着漂亮拉花的拿铁,直到拉花被破坏殆尽,他也还是笑着,却什么也没回答。

“…他死了。”

他终于笑够了,抬头看着我,眼里是少有的悲恸。让我不忍心再继续用探究的眼神扫视他的每一寸皮肤。

“所以我理应忘记他。”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