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人

突然就不见了。

关于白鹊突然冒了一个脑洞出来

我大概是疯了

【李白的场合】
“是呀。”他吃吃的笑了两声。
“我喜欢你。”顿了顿,他眨了眨荡漾着波光的蓝眸,随即紧了紧怀中娇羞的女子。
“但那是精神上的追求。”盯着扁鹊攥紧的手他笑弯了眼,俊朗的眉目如画,依旧带着春风拂面的暖意。
“肉体还是归肉体,一分也不和精神有关。”

【扁鹊的场合】
“秦缓已经死了。”他随手在暗色的围巾上蹭了蹭指尖的血迹。
“他不是我。”抿了抿嘴,他好笑的看着惊愕一点点填满李白的眼角眉梢。
“神医终究只是扁鹊一个求而不得的梦境罢了。”他弯了弯嘴角,修长的手指握住尸体仍然温热的心脏,迸溅的血液染红了李白如洗的蓝眸。
“现实还是归现实,一分也不和梦境有关。”

先存先存

评论(11)

热度(36)